www.356363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356363.com >
www.aks97.cn那个曾经卧底黑砖窑救出30名智障奴工的记者如今怎么
发布日期:2021-07-21 1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aks97.cn。看到这样一段莫名其妙的对话,你不要以为是相声,这是真实的对话,是一位记者假装智障,和一个坏人的对话。

  自从去年随父亲外出打工失踪后,白飞飞音信全无,全家竭尽全力寻找,却无功而返。

  经过医生的检查,白飞飞右耳朵几乎烂掉,左耳朵也带有明显伤痕,脚拇指骨折,肩胛骨骨折已经引起变形,头上还有五公分的血肿。

  原来,当初白飞飞跟随父亲在外打工时,被两个人拿匕首,胁迫拐到了一个黑砖窑干苦工。

  在许昌市襄城县姜庄乡袁庄村,略有智力障碍的袁浩杰,也刚从黑砖窑偷跑回来。

  在那里,下到十几岁的孩子,上到五六十岁的老人,都是被虐打的对象,钢筋棍、三角带、皮带都是监工们的“武器”,只要奴工干活的速度稍微慢点,就会遭到一顿暴打。

  同样是智障奴工,同样是黑砖窑,崔松旺不禁想起了2007年震惊全国的“黑砖窑风暴”,让他不寒而栗。

  联想到这几年,每个月都会有两个关于“黑砖窑”的热线电话,崔松旺和团队决定追查下去。

  根据线索,崔松旺和同事在新乡、驻马店等地展开调查,他们先在外围观察,最终锁定了7个目标砖窑。

  这是崔松旺继扮成卖菜的、包窑的、卖饲料的后,又一新的身份,只为能接近黑砖窑,了解到里面的真实情况。

  看着端上来又腥又臭的面条,为了打消对方的疑虑,崔松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一口气吃了两碗后,他还是被看穿了身份。

  暗藏的危险、砖窑老板的谨慎小心,不仅没有打消崔松旺查下去的决心,反而让他更坚信,黑砖窑里有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  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,崔松旺成功进入了几个黑砖窑,亲眼看到了智障奴工们,在砖窑里的现状。

  当被询问时,他们表情呆滞,嘟囔着别人听不懂的话,明显存在着智力和精神疾病。

  看着他们背脊上新旧夹杂的伤痕,砖窑里潮湿昏暗的窝棚,以及灶台上异味阵阵的食物,这些智障奴工的处境,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知情人透露,买一个智障奴工只需要几百块钱,如果是诓骗过来的更是不计成本,但他们每人每年却能带来一两万元的收益。

  调查至此,智障奴工的现状已经浮出水面,拍摄的素材也足够剪出一个“精彩”的节目,但唯有,智障奴工是如何被送进黑砖窑的过程,还没查清。

  继续调查,他发现,在奴役智障劳工的利益链条上,先是由“职业招募人”选择目标,通过诱拐或威胁,将智障工人卖给黑砖窑,从中获利。

  在调查初期,崔松旺曾假扮成“包工头”,与另一名包工头取得联系,他表示自己有一批活儿,想买或者租几个智障工人。

  “我身后有同事跟着,最坏的打算,片子不做了,落个残疾人也可以啊,人活着回来就行了。”

  抱着这样的决心,崔松旺摘下了500度近视的眼镜,在炎热的8月里,不洗澡、不刷牙、不刮胡子。

  每天,他穿梭在玉米地、煤场,来来回回在地上蹭,只为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逼真。

  8月14日这天,他来到驻马店火车站,时而乞讨,时而捡脏东西吃,时而躺在地上睡觉,静等招募人的出现。

  第二天,崔松旺依旧来到火车站,他每半小时就去商铺“要饭”,捡拾地上的烟头。

  这时,埋伏在周围的同事告诉崔松旺,职业招募人可能出现了,一直有个男子在旁边打量崔松旺。

  第三天,崔松旺把自己弄得更脏,连指甲缝里都布满了黑泥,刚到火车站没多久,一个白衣男子就上前搭话。

  白衣男子离开后,与另外一个男子秘密交谈着什么,而该男子正是昨天下午的灰衣男子。

  为了让鱼尽快上钩,崔松旺走到了两个男子身旁的凉皮摊,做了一件至今都让他觉得屈辱的事情。

  他把别人吃剩的半碗凉皮,一口气吞咽了下去,汤也喝了,甚至连最后一个葱花,都没有放过。

  崔松旺发现这个砖窑厂正是前几天来过的恒泰公司,位于驻马店市西平县吕店镇宋庄,包工头名叫万成群。

  进去之前,一个监工打算对他进行搜身,崔松旺见状不好,就假装摔倒,把一套暗访设备趁机扔到了远处,而另一套设备和一部微型手机被藏在袜筒里。

  工棚里阴暗炽热,崔松旺和另外一个患有智障的男子搭档干活,他们主要负责推装满泥胚的板车。

  而监工们就在一旁,悠闲地喝茶、玩手机。只要工人稍有懈怠,他们就会对其大打出手。

  因为监工看管太严,这期间,崔松旺一直没找到机会,把袜筒里的拍摄设备拿出来。

  过了两个多小时后,崔松旺以拉肚子为由,想找机会逃走,却被两个监工拉了回来,让他就地解决。

  又过了一个小时,崔松旺实在是渴得厉害,就央求监工让他喝点水,也被无情拒绝。

  没过一会儿,砖机突然出现故障,崔松旺趁机再次提出想要喝水的请求,这次才得到同意。

  于是,他赶紧跑到伙房,一口气喝了一瓢水后,直接朝着西北方向的玉米地跑了过去。

  距离被卖入黑砖窑过去了三个多小时,崔松旺仿佛经历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三个小时。

  奔向黑漆漆的玉米地的那一瞬间,他仿佛即将奔向最光明的未来一样,既兴奋,又恐惧。

  只是没跑多远,崔松旺就连续三次跌进了烧窑取土的深坑,不仅把脚连续崴了三次,还把隐形眼镜跌了出去。

  这时,崔松旺的面前又出现了一条河,他只能把设备高举过头,另一只手抓住河草游到对岸。

  他掏出微型手机,拨通了同事的电话,“快点报警,快点报警啊,我在河边,我在河边”。

  急促紧张的声音,透露着崔松旺内心的恐惧,听着周围偶尔响起的摩托车声和犬吠,他知道危险还没有离自己远去。

  但最终为了不暴露身份,打草惊蛇,他们没有报警,只能由同事们暗中展开搜索。

  随着车子的启动,4个小时未曾喝过一口水的崔松旺,一口气喝了3瓶半矿泉水,他如释重负般,掩面哭着说,“兄弟,见面太好了”。

  故事的结尾,在崔松旺和同事们的共同努力下,8名黑砖窑老板和招募人被抓,30多名智障奴工被解救。

  《智障奴工》报道播出后,引起了强烈的反响,看了崔松旺的英勇事迹后,他被人称为“平凡英雄”。

  重回现实,崔松旺再一次感受到真切的幸福感,路见不平,为发声,这是他身为一个记者的初衷,也是他职业自豪感的体现。

  当时为了调查智障奴工,崔松旺一个多月没有回家,怀孕两个月的妻子却在此时意外流产。

  转眼9年过去了,崔松旺已经成为了两个孩子的父亲,当年的英雄事迹,也早已不再被人常常提起。

  “我也不说一辈子,真想做到四十多岁,之后最好能走进高校教新闻,我真的爱这一行。”香港九龙图库彩图118当当读书礼券怎么

Power by DedeCms